木头人不玩童话

日期:2020-10-08 14:39:03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导语: “浙江云和——中国木制玩具城,这里生产的木制玩具占了中国的70%,世界的40%。在这里有一群年轻的玩具“创二代”,他们为了避免恶性竞争,追求共同发展,自发形成了一个俱乐部,并称这个群体为"木头人"。”——何彬在微博上如是说。

  浙江云和,中国最著名的木制玩具城。隐藏在各种童趣盎然的玩偶摆设背后,是“木头人青年俱乐部”作为一个不大的民间团体在行业内声名远播。

  2004年以前,云和只有一个官方的行业协会——云和玩具协会。在那个协会里,多半是云和老一辈的玩具人。他们的勤勉带领云和成为中国有名的木制玩具制造基地。但品牌意识薄弱,经营管理理念落后等原因也使得玩具企业逐渐陷入各自为战,恶性竞争的环境中。协会因此在协调企业之间互助合作的问题上出现了短板。与此同时,对年轻一代的玩具人来说,他们需要有属于自己的对话平台。于是,在现任会长马达伟、常务理事何彬等人的发起下,“木头人俱乐部”应运而生。时任云和县经贸局局长的程晓东还为俱乐部题了名。他说,“木头人”象征一份童趣,一份执着和追求。

  与“木头人”一起成长

  尽管俱乐部成立之初只有11个人,但是吸引了不少年轻的玩具行业企业家要求加入。非议永远与赞誉并行。曾经有个年轻人想要加入俱乐部,但其父不肯,大发雷霆,训斥他不务正业,事情最终不了了之。马达伟坦言:“当时还有很多人在观望,他们想,这些年轻人在一起到底想干些什么。”但如今这群“不务正业”的年轻人,把俱乐部经营得风生水起。

  合作是俱乐部的一个重要精神,也是俱乐部和当时协会最大的不同之一。2004年至2007年,外贸火热,以外贸为主的木制玩具行业一时发展迅速。而木头人俱乐部里的成员更是因为抱团合作优化了资源,实现客源共享。受此影响,当时俱乐部迅速发展。时至今日,俱乐部还在不断为此而努力。据称,俱乐部今年将建立一个采购平台,在采购方面以团购的形式去控制每个会员的生产成本。俱乐部常务理事魏晴川更是直接表明:“以俱乐部为平台,对接一些大公司和媒体,都会比单个企业独自接洽更有效。”但显然,如果仅仅只是业务上的合作,俱乐部无法走到今天。

  这话在何可身上是应景的。何可是云和立信工艺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他的话不多,但是你和他说话,他总会微笑着回答你。闲聊期间,俱乐部其他成员总会用方言和何可交流几句。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大家在讨论何可的企业经营方向的定位问题。

  现任浙江和信集团总经理的何彬在这个群体中最像“侠客”,在他看来自己几乎是带领着企业和俱乐部共同成长起来的:“作为我个人的事业发展来讲,木头人俱乐部是我的起点。因为这个群体,我学会很多东西,包括他们的睿智和理念。通过和他们的交流,我和我的企业成长起来。”事实上,从2004年至今,和信集团在何彬的带领下,为原本只做代工的云和木玩产业做了一个榜样——在玩具产业,只有让企业具有品牌价值,产品具有文化价值和教育意义,企业才有出路。

  企业家逐利的本质无可厚非。对同行业的人来说,最难的是彼此之间的经验交流。但何彬却愿意对俱乐部的成员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的经验。问及不怕被超越吗?何彬笑了笑说:“市场是做不完的,有了竞争对手人才会进步。”更重要的是,何彬认为是俱乐部帮助自己成就自己的事业,那么将这些经验分享自是责无旁贷。

  如今是行业内榜样人物的何彬,已经是很多协会的主要成员,甚至不乏国家级别的。但是对他而言,木头人俱乐部是无可替代的:“木头人俱乐部和我加入的其他协会不一样,在这里除了有我的事业,还有我的生活和家庭。”

  有这样情怀的,不只是何彬,还有马达伟:“我们在俱乐部解决工作上的问题,比如产品生产,信贷等。我们也分享彼此生活中的问题。谁的情绪不好了,是不是和伴侣闹矛盾了,我们都会关心。因为彼此间的感情深厚,所以凝聚力越来越强。”

  使命驱动才是王道

  70年出生的马达伟被众人称之为“小马哥”。在未下海之前,马达伟是语文教师,教了三年的课。92年投身商海,时至今日他已是浙江金马工艺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但身上的书卷味依然浓重。对马达伟来说,做企业完全是自己的选择,教书并非不好,只是他更愿意做一些尝试和挑战。这似乎是俱乐部里一个常见的现象。比如浙江大森林工艺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魏晴川,原本他可以在税务系统享受大部分人梦寐以求的公务员的生活。还有云和半球实业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邱振宇,放弃了美国优秀的学业回来接手家族企业。

  关于邱振宇回国,还有一个小插曲。何彬曾调侃自己特能忽悠,邱振宇就是被自己忽悠回来的。2009年,何彬特意飞往美国找到邱振宇,话说得简单明了:“我有学前教育等一系列事业要发展,你不如回来帮忙?”结果,邱振宇就真回来了。但是谁都清楚,做出一番事业才是这些“木头人”愿意放弃很多舒适,承担很多责任的最重要的原因。因为他们都是使命驱动型的人。

  按照江湖的说法,杜月笙曾定义不抽烟的男人都比较自私。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有烟瘾的小马哥就是属于“敬天爱人”的企业家。作为创始人和现任的会长,马达伟对整个俱乐部的影响是可以想见的。做企业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为了生活舒适安逸,俱乐部中几乎没有人需要做企业。这个问题,曾经困惑了马达伟,也困惑了很多俱乐部中的成员。虔诚信佛的马达伟在看了稻盛和夫的《活法》之后有了答案:“做企业是要有利他思想的,愿意承担责任,只有这样你才能有不断的动力去创造更多的财富。”说着,马达伟又点燃一根烟,笑了笑。在平日举办的小聚会上,马达伟愿意把这些思想和其他成员分享:“(俱乐部成员)大家经常在一起,(我的思想)对他们多少会有些影响,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但也需要我把企业做得更成功。所以我要更努力把企业做得更好。”

  和而不同的创二代

  如果说马达伟是带着人文情怀的商人,那么魏晴川从出生开始就带着中国文化的印记。“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这是他的名字来源。魏晴川不仅在俱乐部中是名人,在整个云和县估计也有不少人认识他。因为魏晴川的高祖父魏兰是光复会的创始人之一,后来创办了云和第一家外贸出口型企业。尽管如此,魏晴川的家人还是以从政为主,多在税务部门工作,算得上是税务世家。大学毕业那会儿,魏晴川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进了丽水的税务系统。可惜他没有子承父业,但是却成就了女婿接班。

  和俱乐部里其他从小就对木制玩具产业耳濡目染的企业家相比,魏晴川绝对算是半路出家。在进大森林之前,他对玩具产业毫无概念。后来,在行业里慢慢熟了,他也加入俱乐部。在魏晴川的看来,俱乐部帮助他实现和其他成员的信息交流和碰撞。他享受每个成员之间互相认可,良性竞争的氛围。他说:“我们经常对彼此的发展方向进行沟通。对于别人走的路,我们可以提炼一些核心的想法或者思路,但绝不累加。”正是这种碰撞,我们发现在木头人俱乐部里行业内的细分是很明显的。比如马达伟专注古代益智玩具,而魏晴川则专注于与饮食文化有关的玩具。

  对于行业细分的问题,俱乐部里的成员有这种共识:大家在同一个行业做不同的事情,并不是为了瓜分市场,而是要把蛋糕做大。做大蛋糕!这让人想到同样也是2004年成立的春秋航空。面对业内人士指责王正华恶性抢夺市场时,王正华曾解释:“我总和别人说,我不是来切蛋糕的,我是来做大蛋糕的。”唯一不同的是,王正华所面临的厮杀并未结束,而在木制玩具行业,正如马达伟所说,大家和而不同!

  事实上,专注务实也是俱乐部的一个关键词。在江浙地区,多数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二代企业家都偏向从事金融行业,能够踏踏实实从事制造业的并不多,而邱振宇是其中一个。在邱振宇看来,金融行业常常正负差异太大,赢了你可以一夜之间身家百万,输了就倾家荡产。那些都是朝夕的事。但是做实业需要一点一点沉下去,做出来。除了邱振宇,何可也是十年如一日地专注生产制造木制玩具。据他们所说,在俱乐部里,大部分的成员都是专注本业。用何彬的一句话来总结他们的特点——我们很夯实,我们是创二代!

  共同的诺亚方舟

  2008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随后,欧盟、美国提高玩具标准技术壁垒。这些事件的发生给依赖出口的中国玩具企业带来极大的冲击。受此影响,中国的玩具行业进入转型升级期。

  与此同时,俱乐部成员的一致性越来越明显。先是魏晴川率先在企业全面铺开在产品上使用水性漆,随后你在其他成员的工厂里根本看不到硝基漆的踪影。我们无法说这是行业行为影响行业标准。但是在俱乐部里,所有正向积极的引导是明显的。这种引导影响最大的便是大部分的企业从那时起也走上了自主品牌的道路。如今,在这方面大家的见解大抵相同。如果企业做品牌只是一个logo,一个VI,那只是比较浅层次的品牌认识。对深层次的包括产品定位,包装研发,产品理念的钻研,包括一些教育事项等一些更高附加值的东西怎么注入品牌,和品牌的观念结合起来,这才是关键。魏晴川称:“如若做不到,则品牌会陷入雷同、抄袭甚至价格竞争等恶性循环圈里面。”尽管邱振宇目前尚未在企业实行自主品牌,但他对此表示认同:“因此在我们木头人俱乐部内部,大家对于这方面甚至是核心的东西都会做一些交流。”他相信自主品牌在今后会是木玩企业的必由之路。

  对于何可而言,尽管自主品牌尚未纳入企业的发展规划内,但他并不担心:“有这帮人在这我都不怕。只要有一家做好我们就有信心,因为最终企业还是要合作。木制玩具属于密集型行业,一旦市场推开后,这个行业可能不止几十亿的产值。在这个空间后,做品牌的企业还是需要工厂为它生产产品。只要把整个行业做大了,大家都可以分到一杯羹。”这份信任,也许只有在木头人俱乐部才能找到!

(责任编辑:孙庆阳 HX014)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