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瑞平:当你启程愿你自由

日期:2020-10-08 14:38:23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一边是越来越富裕的中国人,期望过上像美国人一样有房有车的梦想生活;一边是难以承载的基础设施和越来越多城市对汽车数量限控的趋势。所以章瑞平说,这就是租车和梦想的联系:我们不仅仅是租车,更是提供一种轻松自由的生活方式,让有需要的人,都能实现自由驾驶的梦想。

  和梦想的联系在哪里?

  2012年12月中旬,我们从干冷的北京去到温暖湿润的上海,在一嗨租车创始人章瑞平那里,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车过上海延安高架的时候,瞥见全球最大的汽车租赁商赫兹巨大的Logo。这家最早进入中国的国际租车巨头,一度终止在华业务,又在不久后低调折返——就在我们采访章瑞平的当天,这个城市刚刚结束的月度私车额度拍卖结果也正好出炉,一个本地车牌的平均成交价高达69346元,刷新了上海自2000年私车额度无底价拍卖以来的最高纪录。或许,从这多少可以窥见全球租车巨头们难以舍弃中国市场的原因。

  而章瑞平,这个曾在美国生活了17年的中年男人,上世纪90年代初就在硅谷创立了ALEPH COMPUTER SYSTEMS,专事车辆调度软件的开发与销售,显然也和所有嗅觉灵敏的租车巨头们看到了同样的前景:

  一边是越来越富裕的中国人,期望过上像美国人一样有房有车的梦想生活;一边是难以承载的基础设施和越来越多城市对汽车数量限控的趋势。所以章瑞平说,这就是租车和梦想的联系:我们不仅仅是租车,更是提供一种轻松自由的生活方式,让有需要的人,都能实现自由驾驶的梦想。

  坐在上海外滩悦榕庄9楼的套房沙发上对我们说这些话时,章瑞平笑得很灿烂。窗外是黄浦江蜿蜒而过的壮美风景,当年他从这个城市离开,赴美求学,创业,然后在2002年,他回到国内,想为自己的车辆调度软件寻求更大的市场。就在这个过程中,他问自己:为什么不走到上游,直接自己去做汽车租赁业务呢?在当时的美国,汽车租赁行业蓬勃发展,而中国租车市场还是一片空白。为了更快更好地在国内开辟这一行业,他去了中欧商学院,一是了解已经略显陌生的市场,二是对整体的国内商业环境进行全面了解。经过两年的精心筹备, 2006年,他和合作伙伴一起,开创了国内首家实现电子商务化管理的连锁租车服务公司——上海一嗨汽车租赁有限公司。

  分享有难以言表的美

  拍片的时候,服装编辑和摄影师一直在提示章瑞平提气收腹。其实他的身形保持得很好,几乎没有多余的赘肉——这得益于他多年对运动的热爱,每周打两到三次篮球是雷打不动的安排,不论有多么重要的日程安排,在篮球面前,通通都得让位。

  这种喜爱甚至贯穿到了企业文化中去:从2010年开始,由一嗨冠名的一嗨杯全国大学生篮球联赛开始走入全国高校,第一届便有近20家高校的150余支队伍参加,如今已发展成全国高校体育中的主要赛事之一,深得大学生篮球爱好者的喜爱。

  章瑞平说,自己上大学时就很喜欢打球,既锻炼身体,又能结交朋友,可惜那时校园文化建设有限,想四处外出打球颇为不易。后来他去了美国,发现那里的校园生活丰富到让人目瞪口呆,如今,趁着自己也喜欢经常和年轻人一块打球,能够让更多人分享运动中的乐趣和激情,在他看来是件挺美好的享受。

  章瑞平不太在乎奢侈方面的享受,平常工作中,和普通员工一样的工作餐是最常见的选择;代步的工具,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强烈要求下,才换成了能开出去见人的BMW。在美国生活多年后,生活习惯都已变得相当务实。唯独在意的,就是个人的形象,和许多不太在意边幅的企业家不同,即使是个人的微博头像,他也放了张身穿西服系着领带的照片,发型一丝不苟。

  价值观胜于一切

  对一个创业型公司的掌舵人来说,他最看重哪些事情?章瑞平给出的回答是:找对机遇,找对人,找对钱。

  2006年的上海,汽车租赁并不是新鲜事,新鲜的是怎么租这个过程。章瑞平在筹建一嗨之始,就牢牢记住:租车服务是为了提供轻松便捷的生活方式,可是,如果用户来获得这种便捷的过程是不便捷的,那就抵消了所有你为之付出的努力。

  在那时,传统的租车业务,个人要提供房产证,企业要提供营业执照、法人户口本、高额的押金等,有很多繁锁的流程,在此情况下,章瑞平务求要一嗨租车从这种模式中脱离出来,他说他们一开始就确定了要全程实现电子化管理。这种电子商务的思维,正是一嗨得以脱颖而出的原因所在。

  但还不仅仅如此。贯穿整个服务提供的过程,从源头的网上下单、门店取车到上门还车,这些都关乎用户的体验,以及最终的口碑。他举了个例子:「我们的车很少有停在停车场的时候,都在工作,资产利用率很高,这很好。但假如遇到这样的情况:客户下了单,去门店取车,这时前一个用户本该已经还了车的,此时却还在路上,该怎么办?这就需要有非常强大的后台调度系统,以及及时的信息反应和处理能力。」

  而找对人,对章瑞平来说显得更重要。在一嗨的用人理念中,价值观是第一位的。因为「知识和技能都是可以后期学习的,但价值观及性格却不是一朝一夕改变得了的。从人的角度来说,有相同价值观的人很重要,就好比一个人来我公司应聘,其想法和理念自然要与企业文化吻合才能做长久;从合作伙伴上来讲,我注重有诚信的合作伙伴;资本层面也一样,要围绕价值观去进行」。

  章瑞平奉行简单相处的智慧,但同时也坦承:「坚持朴实价值观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中是一种挑战。中国目前的商业环境中缺乏朴实,有时会碰到让你难以置信的、没有底线的行为」。

  恶性竞争很无趣

  美国的汽车拥有比例达到了70%,如果中国要达到同样的汽车拥有率的话,15亿人口,至少需要10亿辆车。

  章瑞平问:你可以想象这样的现实吗?

  我没回答,他接着说:「这显然是不可想象的,即使目前私家车保有量才几千万辆,现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就已经因为交通拥堵而头疼不已了,人人有车在中国注定是不现实的」。但是即使不去拥有一辆车,租车也是种刚性的需求,全国拥有驾照的人已经超过1.7亿,人们需要在节假日便捷出行,企业需要减少购置车辆的成本,而且租车更节约、环保。章瑞平说:「所以你看,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市场,容得下大大小小的租车公司。一嗨不是唯一,也做不了唯一,我们只需要踏实做到让用户更喜欢更满意。」

  在章瑞平看来,汽车租赁即使在今天的中国,也还是一个新兴服务行业,这个行业有着特有的发展定律,如果过分揠苗助长,受伤的不仅仅是企业本身。

  他说,自己不喜欢价格战,但有时也不免纠结,要不要参与这样一种做法,或者说,适应这种环境。从内心深处,他感觉「这样很没意思,这不是我或者我们企业想要做的事情」。

  从策略和战略上讲,不会因为某个竞争对手的价格较低,一嗨的策略就发生变化。章瑞平说,一嗨坚持的是自己的步骤,而不是你死我活的血拼。「因为最终,如果能为行业创造价值,而我是其中一部分的话,那么我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对于竞争,章瑞平倒显得很淡定。他认为,这是一个普遍现象,不止在租车行业里发生,在中国其他的每个行业都会有。「主要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内心的价值观,这个没有良药可以应对。」他一直认为心态很重要,要用正能量对付负能量。「我不会评判恶意的竞争,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事。」

  一嗨租车成立后,曾有段时间,凡有顾客在微博上@一嗨租车或者@章瑞平的,只要有时间,他都会亲自一一进行回复并帮助解决问题。不过,在公共平台上的坦诚,让他自谦的话语很容易被人拿去曲解使用。「因为我们是服务业嘛,有客户投诉和反映问题也是正常的,我也会亲自去回复和解决。但后来被一些人拿去故意曲解我的本意,对一嗨进行诋毁,这样就很没意思」。无奈的他,后来不得不放弃这种一线处理方式,转而交给专门的投诉部门来处理。他说:「有了投诉,就要求我们不断改进,不怕出现问题,关键是出现问题后如何积极面对,合理地去解决。」

  在被问到怎么看待恶意公关时,章瑞平说:「攻击里可能只有1%是真实的,我们就关注这1%,否则陷入一场恶性竞争就很无趣。正道有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但我们不会因为别人说了什么就受到影响,做我们该做的事就够了。」

  软实力更长久

  一嗨的优势在哪里?我问他。

  对于这个问题,章瑞平显然已经想了很久,没有迟疑他就脱口而出:「我们在企业价值观上所花的资源是非常多的,这是我们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未来的一种软实力。硬的东西别人都能超,你能买车别人能买得比你更多;你要开店别人也能开得更多;要砸广告别人也能,这是无止境的。但什么是可持续发展的,什么是一直能存在下去的?还是企业的DNA。」

  而一嗨的DNA,就是稳健踏实,一切以用户为核心。

  成立6年的一嗨,在人员增长、开店甚至融资上,都没有采取爆发式的突然增长,而是按照既定的节奏,一步一个脚印来进行。

  如今,一嗨租车在60多个城市都有自己的门店,覆盖全国范围,车辆数约1万多台。按照章瑞平的说法:「这样的情况是一直在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发展。」他说,这个行业不像互联网,可以在一瞬间几倍几倍地增长。租车行业是凭借服务和口碑,一个客户,一辆车,一个单子地逐个增长。在车型的选择上,中小型都有,平民和高端的也都有。一嗨目前拥有70多个不同的车型,跨度已经比较广泛了,可以满足用户不同的需求。

  至于资金,从2008年到2010年,一嗨每年都做了一轮股权融资,2012年,国际汽车租赁巨头Enterprise以战略投资的形式,获得一嗨租车公司15%的股权及一嗨董事会席位。从已公开的信息显示,到目前为止,一嗨此前已获融资近亿美元,而对于Enterprise的投资部分,章瑞平并未透露。和动辄以上亿美元来计价的网络巨头相比,这个数字不大,但更让章瑞平看重的是,每个阶段一嗨的估值都在稳步上升,「节奏感比较好」。「我们希望外界能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行业,过多的关注资本,融资滋生浮躁和泡沫,服务和回归依然是我们所坚持的」。章瑞平说。

  谈及人人都关心的上市话题。章瑞平表示,目前一嗨还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时间表,一是要看外部资本市场的状况;二是看自身发展的步伐。「上市固然是个目标,但我们不会把上市作为终极目标,用户服务才是核心的内容。」章瑞平说,目前整个团队更关心的,是一嗨带给用户的体验,这才是本源的东西,无论是价格、服务,还是车型、卫生,综合起来,只要用户越来越满意,那更好的发展和上市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个企业的最终价值

  在一嗨每次的发布会上,章瑞平都希望能把分享的理念传播给更多人。租车应该成为中国消费生活当中的一部分,并且能发展成一种文化。他说,这不仅是在商言商,更是一种公民责任。人人都有私家车,这固然很好,可是现实情况是,整个社会无法承受这样的代价。不管是道路交通,还是停车资源,以及空气污染,都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即使在地广人稀的美国,Zipcar的广告语都有,「每年花350个小时做爱,却要花420个小时来找停车位,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何况在目前的中国,城市用地仅约相当于国土面积的百分之一,越来越多的车辆导致的城市难题,还将越来越深刻。

  所以章瑞平不讳言:「我觉得租车这个行业是资源节约型的一种服务,是对汽车资源的共享和分享。这对社会是有实实在在的价值的。」

  目前,和Enterprise的合作,使得一嗨打通了海外市场的通路。一嗨国际租车频道的开通,能够直接联网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等,方便国内客户直接进行租车服务的预订。同时,其他国家的顾客也能够在这个平台上预定其在中国的租车生活。这种便捷性,在他看来正是一家企业所能给社会带来的价值之一,让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自由流通和使用异地的服务。

  从明年开始,一嗨还将大力拓展全国重点区域的业务。「北京是重点,但不仅仅是北京,不要等到交通情况像北京这么糟才开始做。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长三角地区,珠三角地区,以及京津唐地区,环渤海地区,都会有一嗨租车新的服务体现。」

  章瑞平说,人们租车,是希望能够跑得快一些。但是在背后做服务的人,就得走得慢一些,这不是一场百米赛跑或是高速飙车,而是一场马拉松。

  一场人生、创业的马拉松。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