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卷行业的废墟上 富士和乐凯凭什么活下来?

日期:2020-10-03 10:40:16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飞天众智技术服务平台。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对于70后和80后来说,我们的童年和少年时光都是这样

这样这样以及这样的!以及这样的!

在以前,很少的家庭才会有录像机这种高端货色。中国70后和80年少时的时光,一般会被一方彩色胶片所定格,快乐或悲伤都在那刻凝固。  在以前,很少的家庭才会有录像机这种高端货色。中国70后和80年少时的时光,一般会被一方彩色胶片所定格,快乐或悲伤都在那刻凝固。

  在那个时代里,柯达、富士与乐凯,是中国市场上最常见的胶卷品牌。前两者起初颇得消费者青睐,但价格较为昂贵。而后者,通过十余年的不断努力,在上世纪末开始后来居上,逐渐为消费者们青睐。

乐凯冲印店——上世纪90年代末街头常见景象乐凯冲印店——上世纪90年代末街头常见景象

  事实上,中国航天科技(000901,股吧)集团旗下的乐凯,其定位,就是要努力在中国彩卷市场内占据一席之地。在使中国戴上“少数几个能够自产彩色胶卷国家”这一光环的同时,紧盯着富士、柯达等国外产品,使其无法在中国市场上如同在东欧等地那样肆意加价。

  如果不是数码相机技术的出现,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普及的话,也许这个市场会成为又一曲国产品牌乐凯逐渐站稳脚跟抢夺市场驱逐洋品牌,最后冲出国门反攻世界的套路戏。但是,时代没有留下机会——不是没给乐凯,而是没给胶卷留机会。

随着数码相机在21世纪最初10年间的快速普及,传统胶片机以及胶卷市场被遭到了极其彻底的冲击。2012年,曾经胶片界的龙头柯达,宣布破产。长期固步自封,面临危机时的临时转型也未能选对方向。多种悲剧综合之下,导致了柯达这家百年企业那“一直在转型,一直不成型”的悲剧结果。  随着数码相机在21世纪最初10年间的快速普及,传统胶片机以及胶卷市场被遭到了极其彻底的冲击。2012年,曾经胶片界的龙头柯达,宣布破产。长期固步自封,面临危机时的临时转型也未能选对方向。多种悲剧综合之下,导致了柯达这家百年企业那“一直在转型,一直不成型”的悲剧结果。

  但是在数码大潮冲击下,富士和乐凯,都幸存了下来。

  富士:长远准备和多重保险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数字式图形摄影、摄像技术伴随信息技术的出现,富士胶片明确意识到新时代正在酝酿。本着防患于未然的和长远考虑的态度,富士的决策层制定了三大战略:

  第一,自主开发数码化技术;

  第二,进一步提升使用银(感光材料)的技术,使其品质提高到数码化产品无法战胜的领域;

  第三,凭借相片胶卷的技术开拓新业务。

第一个战略成就了现在于数码相机市场站稳一席之地的富士相机,第二个战略巩固了富士胶卷在市场大幅度萎缩的情况下仍旧能延续的现实。而第三个战略,则依托富士在长期立足胶卷以及其他影像产品,在化学领域积累的丰富技术,并将之转用于化妆品领域。ASTALIFT(艾诗缇),便是这一战略的最终产物。  第一个战略成就了现在于数码相机市场站稳一席之地的富士相机,第二个战略巩固了富士胶卷在市场大幅度萎缩的情况下仍旧能延续的现实。而第三个战略,则依托富士在长期立足胶卷以及其他影像产品,在化学领域积累的丰富技术,并将之转用于化妆品领域。ASTALIFT(艾诗缇),便是这一战略的最终产物。

凭借上述三大举措,富士胶卷成功地抵御了这次技术革命带来的冲击,企业继续稳步向前。  凭借上述三大举措,富士胶卷成功地抵御了这次技术革命带来的冲击,企业继续稳步向前。

  乐凯:艰难的抉择

  有一组数字需要特别提一下:2011年,乐凯彩卷的年销售量为10万卷。与之对比的是在2000年前后乐凯的鼎盛时期,其年销售额一度超过5000千万卷。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到2005年十年左右的时间,是乐凯产业转型的探索期。如果银盐感光产品不做了,那么就近应该干啥?事实上,找准方向是转型成功的根本问题,也是最大的挑战。

乐凯在2002年前的转型探索大多集中在与影像市场相关的产业方向上,此后则更多地倾向于与技术相关项目的试验和小规模投资。不过,都不成功。  乐凯在2002年前的转型探索大多集中在与影像市场相关的产业方向上,此后则更多地倾向于与技术相关项目的试验和小规模投资。不过,都不成功。

  就乐凯继续在影像市场发展的转型而言。以往,乐凯之所以在国内胶卷市场称王,根本原因是其拥有从胶卷胶片市场延续下来的终端优势。然而,数码时代成像技术的核心是芯片,是微电子,而不再是传统的化工材料。柯达、富士能够从胶卷业一步跳跃到数码相机产业,并成功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但这并不意味着乐凯也具备同样的能力,继续复制柯达、富士的数码相机产业路径。因为柯达、富士在全球各地拥有庞大的产业链,是两家横跨多个产业的商业帝国,而乐凯只是在银盐成像技术方面具备抗衡柯达、富士的实力,在其他产业上比如数码相机上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几次不成功的尝试让乐凯一度陷入彷徨。好在于2003年,转型之路有了转机。而这条路则是在乐凯所掌握的核心技术——传统化工材料的新产业应用领域。

当时,平板液晶显示器取代CRT显示器已是大势所趋,彩电、电脑都将采用平板液晶显示器,市场需求量即将出现井喷,这种高速增长带来的需求井喷至少可持续5至10年。中国是世界的制造工厂,仅中国境内对平板液晶薄膜的需求量每年就达100亿元以上。很快,乐凯就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对电子光学级PET薄膜,以及其他种类PET薄膜的技术研发中去。  当时,平板液晶显示器取代CRT显示器已是大势所趋,彩电、电脑都将采用平板液晶显示器,市场需求量即将出现井喷,这种高速增长带来的需求井喷至少可持续5至10年。中国是世界的制造工厂,仅中国境内对平板液晶薄膜的需求量每年就达100亿元以上。很快,乐凯就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对电子光学级PET薄膜,以及其他种类PET薄膜的技术研发中去。

  2005年,乐凯管理层换代。而令三大胶卷巨头颤抖的数码相机,也开始快速普及。当年,柯达从巅峰快速跌落,胶卷销量以每月可见的速度直线下滑,百年传奇的银盐影像神话破灭。与此同时,乐凯转型的探索阶段宣告结束,产业化推进骤然提速。

2006年3月,一期投资5亿元的合肥乐凯工业园打下第一根桩。为了确保合肥PET薄膜项目的投产成功,乐凯的管理层把当年集团公司50%的资金投向合肥,同时也为合肥乐凯项目组建起最强大的管理团队和技术团队。  2006年3月,一期投资5亿元的合肥乐凯工业园打下第一根桩。为了确保合肥PET薄膜项目的投产成功,乐凯的管理层把当年集团公司50%的资金投向合肥,同时也为合肥乐凯项目组建起最强大的管理团队和技术团队。

  2009年4月,乐凯第一批光学级PET薄膜试车成功,9月正式投产,当年实现销售收入2个多亿。2010年的销售收入达到5亿元。2011年4月22日,乐凯宣布扩大合肥PET薄膜产能计划,十二五期间合肥乐凯每年投资保持10亿元左右。乐凯在合肥工业园未来5年总的投资规模50亿元,将建新生产线、薄膜研究中心等。

乐凯用了5年时间,带着几分惊险从胶片产业的废墟中抽身而出,迈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从2011年起,更借助PET相关技术,涉入CTP数字印刷材料市场以及光伏产业。呈现在世人面前的,不再是那家面临技术革命大背景下惴惴不安的企业。而是一家成熟的,具有多产业覆盖能力的中国企业的代表。  乐凯用了5年时间,带着几分惊险从胶片产业的废墟中抽身而出,迈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从2011年起,更借助PET相关技术,涉入CTP数字印刷材料市场以及光伏产业。呈现在世人面前的,不再是那家面临技术革命大背景下惴惴不安的企业。而是一家成熟的,具有多产业覆盖能力的中国企业的代表。

  启示和教训

  从柯达固步自封导致的败落“身亡”、富士胶卷从上世纪开始的未雨绸缪,到乐凯胶卷临时抱佛脚式的惊险大转身——如此活生生的,企业在技术大潮滚滚而下之时的成功与失败的例子,摆在了世人的面前。

  技术,往往是一家企业立足于其行业的根本,但执迷于对已有技术的安全感,也将会导致其遭到技术的无情淘汰。从胶卷产业的历史来看,这三家企业的命运与抉择,留给世人的又岂止是思考。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飞天众智技术服务平台

(责任编辑:张功成 HN092)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