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孝难全的豪门二代:有人弃了邓丽君,有人为了红颜舍掉千亿江山

日期:2020-07-14 09:18:35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爱孝难全的豪门二代:有人弃了邓丽君,有人为了红颜舍掉千亿江山 爱孝难全的豪门二代:有人弃了邓丽君,有人为了红颜舍掉千亿江山  1990年,新鸿基地产(下简称新地)创始人郭德胜逝世,集团由其三个儿子郭炳湘、郭炳江、郭炳联共同接手,大哥郭炳湘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

  三兄弟性格各异,但都继承了父亲出众的能力与踏实勤恳的作风。兄弟齐心之下,新地的发展一日千里。1992年,新地市值超越长江实业,成为香港最大的地产公司;1994年,新地单年净利突破百亿港币……期间,集团先后投建了中环广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等一系列影响巨大的地标建筑,被视为香港地产界的标杆。

  作为辉煌成就的创造者,郭氏三兄弟也被视为华人家族企业乃至世界范围内二代传承的典范。三人年纪相仿、无话不谈,重要决策均共同制定,郭炳联曾说三人是“最亲密的战友,也是永远的战友”。 但是这段“其利断金”的佳话,却在2008年彻底破碎。  但是这段“其利断金”的佳话,却在2008年彻底破碎。

  是年2月18日,新地突发公告,指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湘因个人原因暂时休假,其职务由郭炳江和郭炳联分担。

  其中的“个人原因”则是郭炳湘“患有躁狂抑郁症”,不适宜担任公司管理职务。

  3个月后,郭炳湘被正式剥夺主席和行政总裁的职位,转任非执行董事,其主席职位由时年79岁的母亲邝肖卿接任。

  不甘心出局的郭炳湘随即向香港法院申请“禁止变动令”,同时状告两位弟弟诽谤,却无奈被驳回。

  10月,持有42%新地股权的郭氏家族信托基金重组,邝肖卿被认定为基金受益人,郭炳湘则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这次重组基本宣告家族已将郭炳湘排除在新地的决策圈之外。

  手握重权的郭炳湘瞬间出局,亲密无间的兄弟转眼势同水火,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终结。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郭炳湘两度向香港廉政公署举报,称新地与香港公积金管理局前行政总监许仕仁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矛盾就此从家族内部斗争,发展成了刑事案件。

  持续数年的举报与调查引发了香港政经界大地震。2014年12月,这起牵涉甚广的“世纪贪腐案”正式宣判。其中,许仕仁被判7年,关雄生(港交所前高级副总裁)被判5年,

  郭炳江被判5年,并在5年内不能出任公司董事。除此之外,另有两名新地执行董事被判入狱,7人执行董事组一夜之间入狱近半数。

  郭氏兄弟如此级别的富豪被判入狱在香港商界实数罕见,许仕仁更是特区成立以来获刑的最高级别官员。

  豪门内斗发展至如此地步,着实令人瞠目结舌,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出“死斗”的起因竟然是一位女性——郭炳湘的“红颜知己”唐锦馨。

唐锦馨是香港机器大王唐全的长女,比郭炳湘大三岁。据传两人相识于少年时期,曾萌发感情,但由于早年郭德胜的强烈反对,感情无疾而终。后两人因生意再度相遇,因此藕断丝连,关系颇为微妙。  唐锦馨是香港机器大王唐全的长女,比郭炳湘大三岁。据传两人相识于少年时期,曾萌发感情,但由于早年郭德胜的强烈反对,感情无疾而终。后两人因生意再度相遇,因此藕断丝连,关系颇为微妙。

  很长时间内,这段微妙的关系在郭氏家族看来是可接受的,但一次重大变故后,郭炳湘对唐锦馨愈发依赖,以至于其他家族成员不可容忍的地步。

  1997年9月,郭炳湘遭张子强绑架,要求他致电回家要赎金,遭到拒绝后,张子强等人每日对他施以暴力,期间,郭炳湘被脱去衣服锁在小木箱中,只能蜷曲着身体。经过几番斡旋,郭家支付了6亿港币的赎金,郭炳湘这才回到家中。

  虽然平安归来,但恐怖经历令郭炳湘身心受创。2008年家族内斗时,他曾亲口承认因绑架患上“躁狂抑郁症”,经过1年时间的治疗才康复。

  按照郭炳江的说法,大哥郭炳湘在绑架获释后性情大变,不再信任周围人,甚至经常无端怀疑新地的管理层成员。但他和唐锦馨的关系却越来越好,对方成了他最信赖的人。“只要唐女士说的,郭炳湘都会相信;他说谁可疑,郭炳湘就怀疑谁。”郭炳江称。

  这样的关系引发了家族其他人的担忧,郭母邝肖卿更是觉得唐锦馨野心大,最终会借助郭炳湘渗透入新鸿基。

郭炳湘曾安排唐锦馨成为新地的管理人员,并在家庭会议上直言双方是男女朋友关系,他还多次要求母亲会见唐锦馨,但一直没有得到邝肖卿的承认。邝肖卿极度反对两人交往,反复劝说郭炳湘回到儿媳妇李天颖身边,但郭炳湘不为所动。  郭炳湘曾安排唐锦馨成为新地的管理人员,并在家庭会议上直言双方是男女朋友关系,他还多次要求母亲会见唐锦馨,但一直没有得到邝肖卿的承认。邝肖卿极度反对两人交往,反复劝说郭炳湘回到儿媳妇李天颖身边,但郭炳湘不为所动。

  为了防止“外人渗透”,邝肖卿还还要求三兄弟签署文件,限制唐锦馨在新地的身份。

  郭炳江称:大哥之前还对母亲言听计从,但其后却“越来越受外人控制与摆布”。

  家族认为唐锦馨在幕后影响着郭炳湘的决策,后者还企图将这位红颜知己纳入新地董事局,令邝肖卿大为震怒。

  质疑与不满伴随着一次“争权”而全面爆发。2007年,郭炳湘突然收回了郭炳江妻子梁洁芹把控的国金商场租赁的相关权利,并指其工作存在问题。

  由于事出无因,郭炳江认为这一决定损害了妻子的名声,两人因此吵得面红耳赤。事后,郭炳江称大哥的决定完全出于唐锦馨“背后说坏话”,而邝肖卿亦觉得长子的行为越来越异于常人。

  事件没多久后,郭炳湘便被“被放假”,失去了主席与行政总裁的职务。那之后,便是持续数年的争权与对簿公堂。

  兄弟决裂给郭氏兄弟及新鸿基地产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郭炳湘称“无意重返新地”,郭炳江获刑入狱,曾经兄弟齐心的三人组,如今只剩郭炳联。

  而唐锦馨,则依旧是郭炳湘最信赖的“红颜知己”。

  王文洋:“我从来都不是台塑的接班人” 爱孝难全的豪门二代:有人弃了邓丽君,有人为了红颜舍掉千亿江山王文洋是宏仁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但在外界眼里,他始终有另一个更显眼的标签:“经营之神”王永庆的长子。

  王永庆是台湾近现代最具知名度和影响力的企业家,其创立的台塑集团的年产值一度占据台湾地区GNP(国民生产总值)的11.8%。

  王文洋本有很大概率执掌这家年营收近5000亿人民币的超级企业,但一次“感情意外”令他与台塑再无关系。

  王文洋自幼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快,24岁便拿到帝国理工大学博士学位,王永庆因此对之寄予厚望。

在外人眼里,王永庆对王文洋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不近人情。王文洋毕业赴美工作时,王永庆与之碰面,直接抛出一大串成本问题,随即在咖啡厅里对长子大声斥责;回到台湾后,王永庆要求王文洋和  在外人眼里,王永庆对王文洋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不近人情。王文洋毕业赴美工作时,王永庆与之碰面,直接抛出一大串成本问题,随即在咖啡厅里对长子大声斥责;回到台湾后,王永庆要求王文洋和其他基层员工一样“三班制轮班”,睡觉也必须是员工宿舍。

  之所以如此严苛,是因为王永庆希望长子能真正由下至上了解台塑。那期间,他和弟弟王永在每个礼拜天都会和王文洋一起用餐,两位一代创始者不遗余力地栽培王文洋,周围人都看在眼里,“台塑确定接班人”的消息也因此在台湾传得沸沸扬扬。

  王文洋在台塑历练了十几年,终于“熬出了头”。上世纪90年代初,台塑总投资7551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700亿)的“六轻”项目全面施工,王永庆将其中的石化园区交给了王文洋处理。

  但六轻工程如火如荼之际,一场轰动全岛的“婚外情”却在瞬间将王文洋推向“深渊”。

  1995年,台湾媒体披露了王文洋与台大硕士生吕安妮的照片,后者穿着旗袍站在王文洋身边,两人的恋情随之曝光。半个月后,吕安妮公开承认了这段恋情。

这起“婚外恋”在台湾引发轩然大波,台塑的股票也随之大跌,王永庆更是怒不可遏。  这起“婚外恋”在台湾引发轩然大波,台塑的股票也随之大跌,王永庆更是怒不可遏。

  王永庆对子女要求苛刻,对其他亲人却关怀备至。长媳陈静文(王文洋之妻)因胃癌住院期间,王永庆前往医院探视,出来时一反铁汉常态、老泪纵横。不论是出于家庭制度还是台塑发展,王永庆都不可能认同这段新恋情,但王文洋与吕安妮却无比坚决。

  吕安妮曾写信给王永庆,表明自己不要名分,只要跟着王文洋。另有“王家人”透露,王永庆要求王文洋离开吕安妮时,不仅遭到拒绝,王文洋更是回应称“你还不是一样娶三妻四妾”。这句话激地王永庆大怒,斥称“时代不同”,王文洋却说“人心不变”。

  王永庆不再说话,挥手示意王文洋出去,不久后,他便下令革去王文洋的职务。

  王文洋见到免职决定后眼眶泛红,其台塑的“导师”吴钦仁(台塑六人决策组之一)亦是泪如泉涌。

  不过,一向说一不二的王永庆在这件事上却遭遇了“阻挠”。台塑一帮老臣们不愿见事态发展至如此地步,吴钦仁和王永在商量后,决定私自将“免职”改成“停职一年”,希望给王文洋争取重返的机会。这1年间,王文洋的办公桌从未有人敢动,因为企业上下都认为他1年后便会回来。

  但王文洋再没回来。1996年,王文洋寻得风投资本支持,于广州创立电子和塑胶工厂,并在不久后创立宏仁集团,就此深耕大陆。

  此后的时间里,王文洋先后创建了十几家工厂与一家上交所上市公司,业务涉及电子、塑胶、生技等多个领域。

  自立门户后,王文洋回归台塑的消息越来越少,直至沉寂。而同一时间,王永在一系于台塑的成绩则有目共睹。 王永在长子王文渊比王文洋年长4岁,更早进入台塑。王文渊自小与大伯王永庆同住,有着和王永庆一样的“牛脾气”,很快在台塑崭露头角。  王永在长子王文渊比王文洋年长4岁,更早进入台塑。王文渊自小与大伯王永庆同住,有着和王永庆一样的“牛脾气”,很快在台塑崭露头角。

  “六轻计划”实施期间,时任台化副总经理的王文渊备受倚重,他作为主要领导者之一,完成了造价高达174亿美元的填海造陆与兴建工厂项目。伴随着六轻项目的顺利完工,王文渊在台塑的身份愈发重要。

  而另一边,王永庆对于直系子女接班却毫无动作。

  他最出名的子女多集中在二房,包括王文洋、王雪红(威盛、HTC董事长)、王文祥(美国JM Eagle董事长)等均自立门户,无一回归台塑。

  2006年,台塑迎来半世纪间的首次重大人事变迁,王永庆和王永在同时卸任,王文渊被任命为集团新总裁。同时,集团的权利中心也变更为“九人小组”,其中王永在一系的王文渊、王文潮均在列,王永庆一系则由三房的两位女儿出任。

一度看似定局的子承父业的计划就此成空,王永庆却从未就此对外透露半句,以至于舆论至今对此多有揣度。曾有报道称,王文洋“你还不是三妻四妾”的反问并非一时兴起,他对父亲的婚姻态度早有不满。  一度看似定局的子承父业的计划就此成空,王永庆却从未就此对外透露半句,以至于舆论至今对此多有揣度。曾有报道称,王文洋“你还不是三妻四妾”的反问并非一时兴起,他对父亲的婚姻态度早有不满。

  1975年底,王永庆“二房”、王文洋生母杨娇因不满丈夫的感情处理方式,放弃了台湾所有的荣华富贵,赴美定居。到美国时,她连落脚点都没有,两位女儿拿出嫁妆钱,才给母亲凑了一栋小房子的首付。

  据称,杨娇这一系的子女都为母亲抱不平且有所怨言。一位台塑的老臣称,正是因为这件事,才导致聪明绝顶的王文洋不愿在感情问题上有半分妥协。 但王文洋却称事情根本没有外界想得那样复杂。  但王文洋却称事情根本没有外界想得那样复杂。

  “我从来都不是台塑的接班人。”王文洋说,有关接班人的信息,他都是从媒体上得来的,在台塑,他的身份只是一名员工。

  因此,在被问到是否会因“被赶走”而心生怨恨时,王文洋说:老板要员工走,员工心里能有什么怨恨?

  郭孔丞:憾别邓丽君 郭孔丞是郭鹤年的长子,也是现任嘉里集团董事长。  郭孔丞是郭鹤年的长子,也是现任嘉里集团董事长。

  他继承了父亲低调做人的准则,作为嘉里集团酒店业务(包括亚洲最大的香格里拉酒店集团)以及传媒业务(包括香港无线电视)的开拓者与掌控者,郭孔丞却习惯隐于幕后,甚少抛头露面。他最广为人知的,并非协同父亲在商海开疆拓土的事迹,而是与邓丽君之间一段有始无终的恋情。

  1980年,郭孔丞在一次友人聚会上结识了如日中天的邓丽君,就此一见倾心。此前,郭孔丞从不看娱乐新闻,对娱乐圈知之甚少,但这次聚会后,郭孔丞开始关注娱乐圈,只为守候邓丽君的消息,而他的办公室里,也时常回荡着邓丽君的歌声。

  在郭孔丞诚恳的追求下,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是年10月,邓丽君在香港举办演唱会,打破了一众纪录。真正令媒体大为震动的并非演唱会的成绩,而是邓丽君的身边出现了一位神秘男伴。这位“男伴”正是郭孔丞。

  出于低调的作风,彼时的郭鹤年在香港并不出名,郭孔丞更是鲜为人知。但在媒体强大的攻势下,郭家的产业很快被“查明”,香港舆论这才知道郭鹤年是马来西亚首富,而郭孔丞则是香格里拉集团的董事。

  当时,郭家在香港已经开展了多项业务,地产、酒店、贸易等均有涉及。郭孔丞定居香港,负责打理香港与内地生意,帮助家族开疆拓土。

邓丽君并不喜欢“豪门”的称谓,她向媒体称“郭孔丞只是在一家财团上班”。身边挚友回忆,邓丽君一向对富家子弟“不感冒”,之所以认可郭孔丞,一是因为他态度特别诚恳,二是郭孔丞有能力、做事认真,完全消除了邓丽君过往“富商公子都是纨绔子弟”的既有印象。  邓丽君并不喜欢“豪门”的称谓,她向媒体称“郭孔丞只是在一家财团上班”。身边挚友回忆,邓丽君一向对富家子弟“不感冒”,之所以认可郭孔丞,一是因为他态度特别诚恳,二是郭孔丞有能力、做事认真,完全消除了邓丽君过往“富商公子都是纨绔子弟”的既有印象。

  邓丽君第一次在舆论面前松口,坦然承认恋情,没多久,香港媒体疯传郭邓二人已经订婚,来年春天即将完婚。

  1981年,邓丽君举办了一场小型的“订婚发布会”,邀请亲友出席。虽然没有明确宣布结婚,但邓丽君第一次将郭孔丞介绍给了身边最重要的人。

那之后,二人交换了信物,邓丽君戴上订婚戒指,遇到朋友便会开心地伸出左手展示。  那之后,二人交换了信物,邓丽君戴上订婚戒指,遇到朋友便会开心地伸出左手展示。

  “那是她一生中最甜蜜幸福的一段日子,她对这段感情非常认真。”邓丽君生前挚友说。

  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是因为彼时郭孔丞的母亲被查罹患癌症,她希望尽快看到儿子成婚。

  郭母很喜欢邓丽君,郭鹤年对于这门亲事也颇为认同。

  但就在一切顺理成章之际,事情却在高潮时戛然而止。

  意外源于邓丽君赴郭家见长辈之行,拜访的主要对象是郭孔丞的奶奶郑格如。

  在偌大的郭家,郑格如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郭鹤年一生都非常敬重母亲,曾多次公开称“母亲是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人”。

  郑格如毕业于福州协和大学,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她不干涉家族生意,却自幼劝告孩子们要有商业道德,不要崇拜物质,还曾在铁板上刻下“儿孙能如我,何必留多财,倘若不如我,多财亦是空,不为自己求利益,但愿大众共安宁”的金玉良言。

  在家庭事务上,只要郑格如发声,郭鹤年必尊崇。在挑选接班人等重大决策上,郑格如也无疑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爱孝难全的豪门二代:有人弃了邓丽君,有人为了红颜舍掉千亿江山邓丽君刚踏进郭家,从管家、佣人到司机等,都蜂拥上来索要签名,郑格如当场面露不悦。虽为知识女性,但郑格如掌治下的郭家保留了很多传统,在郑格如看来,相夫教子的女性不应如此张扬。

  实际上在此之前,郑格如已经对这门亲事有所不满。她非常钟爱自己的长孙,向来将郭孔丞视为掌上明珠,因此对于亲事的把关相当严格。郑格如认为娱乐明星总是抛头露面,对此颇有微词。

  因此,她向邓丽君提出了三个条件:

  一是列出详细的身家资料;二是停止所有歌唱演艺事业,专心当妻子;三是和演艺界断绝来往,和所有男性友人划清界线。

  邓丽君闻言后表示为了爱情可以放弃歌唱事业,但完全断绝娱乐圈的联系实在是强人所难。而郑格如则坚持郭家媳妇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再和娱乐圈产生瓜葛。双方各执己见,会面陷入僵局。

  此后的沟通中,郑格如始终坚持自己的标准,经过反复考量,邓丽君最终决定结束这段感情,与郭孔丞分道扬镳。

  一边是爱人,一边是如山的家规,郭孔丞夹在中间倍感煎熬。

  郭氏拥有庞大的家族和事业体。“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创立”时,股东不仅包括郭鹤年与两位嫡系兄长,还有一众堂兄弟。家族体系中人才济济,郭孔丞、弟弟郭孔演、堂弟郭孔丰等均是赫赫有名的企业家。

  体系的顶端是郭鹤年,郭鹤年的上面则是郑格如。

  郭孔丞低调能干,一向被视为家族的接班人,但如若“违抗”郑格如的决定,事情则可能出现未知的变化。

  最终,郭孔丞还是没有违抗从小就悬于头顶的“家规”,选择尊崇祖母的决定。

  当时两人的婚期已经确定在3月17日,很多好友都收到了结婚请柬,然而这些请柬却在婚期前被悉数收回。

  有报道称,当时的邓丽君已经决定结束演艺生涯,专心相夫教子。她为此拒绝了唱片公司的续约合同,称“想结婚,过幸福的日子”。但同意这三大条件,便意味着否定自己的过去,在邓丽君看来,这是对她工作的侮辱。 经历这次感情失败后,邓丽君一度消沉,甚至对新加坡都心生偏见(她在新加坡拜见郑格如)。此前,邓丽君非常喜欢新加坡,那之后,她却和友人说“新加坡只适合老人居住,年轻人不应定居在那里”。  经历这次感情失败后,邓丽君一度消沉,甚至对新加坡都心生偏见(她在新加坡拜见郑格如)。此前,邓丽君非常喜欢新加坡,那之后,她却和友人说“新加坡只适合老人居住,年轻人不应定居在那里”。

  凡事有得必有失,从感情阴影中走出后,邓丽君专心投入工作,其歌唱事业也在不久后达到巅峰。但她和郭孔丞,也就此天各一方。 另一边,郭孔丞也全面承担起家族的各项事务,他代替郭鹤年出席了很多重要会议,始终站在集团的前沿,不断攻城略地,并且最终成为嘉里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兼董事长。  另一边,郭孔丞也全面承担起家族的各项事务,他代替郭鹤年出席了很多重要会议,始终站在集团的前沿,不断攻城略地,并且最终成为嘉里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兼董事长。

  憾别邓丽君后,郭孔丞最终迎娶了日本姑娘由美子(郭由美子),这位新娘也是邓丽君的“铁杆粉丝”。值得一提的是,由美子的侧脸,像极了刚刚出道时的邓丽君。

  而邓丽君则终生未嫁。

  张国炜:为爱出走,王子失位 爱孝难全的豪门二代:有人弃了邓丽君,有人为了红颜舍掉千亿江山2016年11月底,张国炜申请成立星宇航空,一场纠葛近1年的争产大戏终以“董事长被罢黜后自立门户”告终。

  张国炜是长荣航空的前董事长,也是长荣集团创始人张荣发最小的儿子。张荣发被誉为“海上皇帝”,他白手起家创下恢弘事业,业务涉及航空、海运、内陆运输、货柜、酒店等多个版图,是台湾最重量级的企业家之一。

张国炜是张荣发最疼爱的儿子,也被认为是一众子女中最像父亲的人。张国炜是张荣发最疼爱的儿子,也被认为是一众子女中最像父亲的人。

  在事业上,他和父亲一样亲力亲为、追求极致。张荣发当年被称为最懂船的航运老板,对每艘船的关键细节都了如指掌。张国炜掌舵长荣航空后,则被称为是最了解飞机的航空公司老板。

  他是全球唯一握波音777—300ER机师驾照、还会修飞机的航空公司董事长。

  就连感情作风上,张国炜都和父亲如出一辙。张荣发老年时因为偏爱二房而遭到大房儿女们的强烈反对,在不胜其烦后,张荣发还一度“废掉”了大房三子张国政长荣海运总裁的职务。

  大房去世后,张荣发随即在子女们的强烈反对中,将二房明媒正娶。

  和张荣发一样,张国炜也有过两任妻子,但类似的经历,却带来了截然不同的结果。

  从加州大学毕业后,张国炜便进入长荣航空工作,此后,他的一切都围绕着一个“空”展开:爱空姐、娶空姐,爱飞行、修飞机、开飞机,最终因为“空姐”而丢失了企业权柄。

  1996年,张国炜在飞机上认识了“自家”空姐、22岁的蔡菁珊,张荣发非常反对这一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苦劝无果后,张荣发选择“成全”,却没有出席这对新人的婚礼。

  婚后没多久,张国炜和蔡菁珊的恋爱激情便消失殆尽,两人渐行渐远,以至分居。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张国炜不爱也不离(婚),他把心思全部用在事业上,一步步做到长荣航空的总经理。

  坐上总经理位置不久,张国炜便在一次巡机中遇到了重燃爱火的人——长荣空姐叶淑汶,随即展开猛烈追求。

当时张国炜虽然与蔡菁珊分居已久,但并没有正式离婚。  当时张国炜虽然与蔡菁珊分居已久,但并没有正式离婚。

  这件事令张荣发大为光火,屡下禁令。但沉醉爱河的张国炜不为所动,将父亲的话当做耳边风。

  在张国炜的一再坚持下,2004年,他和蔡菁珊正式离婚,与叶淑汶的恋爱关系也放置明面。

  这件事令长荣航空备受争议,也令将张国炜视为接班人的张荣发痛心疾首。

  为了劝阻儿子,他一度将张国炜革职,甚至摊牌称:要么你放弃她,回归家庭。要么,你与我、与长荣断绝关系。

  岂料,张国炜的性子比老爹还刚硬。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他,不仅不要职位,还将父亲划拨到他名下的公司股份、台北物业等资产全部还回,捐给了张荣发旗下的慈善基金会。

  之后,张国炜便单枪匹马提着果篮去叶家提亲,表明非叶淑汶不娶。2006年9月,放弃了财富和名声的张国炜,在无人祝福中与叶淑汶完婚,偌大的张家和长荣无一人敢出席其婚礼。

  张荣发甚至给整个长荣下了死命令:再也不要让这个人踏进长荣的大门。

  张国炜依旧不以为意,婚后,他带着叶淑汶奔赴美国,不仅自谋出路,还疯狂上进,拿到了波音777—300ER机师驾照。

张荣发虽然屡发狠话,但心里实际从未放下这个最疼爱的幺儿。他悄悄关注张国炜的一言一行,看着张国炜一步步提升,张荣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张荣发虽然屡发狠话,但心里实际从未放下这个最疼爱的幺儿。他悄悄关注张国炜的一言一行,看着张国炜一步步提升,张荣发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最终,在得知叶淑汶怀孕的消息后,由于怕孙儿在美国过“苦日子”,张荣发派人给他口中的“小兔崽子”带去消息:先回来,她的事情以后再说。

  本就心怀愧疚的张国炜也不再执拗,重回长荣航空,从修飞机开始,又一步步做到了董事长的位置。

  在其带领下,长荣航空通过一系列创新成了区域内最具成长性与盈利能力的航空公司之一,还获得了“全球十大最佳航空公司”的荣誉,张国炜因此愈发得张荣发赏识。

2015年底,长荣航空的年运量突破千万人次后,张国炜与波音签订了24架787与2架777客机、总计2700亿新台币的购机合同,踌躇满志地要飞向更高。  2015年底,长荣航空的年运量突破千万人次后,张国炜与波音签订了24架787与2架777客机、总计2700亿新台币的购机合同,踌躇满志地要飞向更高。

  但没多久,他就从高空跌落。

  2016年1月20日,张荣发与世长辞,享年89岁。在遗嘱中,他不但将几百亿财产全部留给了张国炜,还点名要他出任长荣集团总裁,掌舵整个家族产业。而大房的哥哥姐姐们,连名字也没被提及。 张国炜拿着遗嘱走马上任,却被董事会拒之门外——大房的哥哥们手握长荣控股权,直接撤掉了长荣的管理总部,让“总裁”职位形同虚设,这一决定由董事会一致表决通过。  张国炜拿着遗嘱走马上任,却被董事会拒之门外——大房的哥哥们手握长荣控股权,直接撤掉了长荣的管理总部,让“总裁”职位形同虚设,这一决定由董事会一致表决通过。

  张荣发的遗嘱看似偏心,实际上也颇有无奈。在此之前,大房的儿女们已经分得了应有的家族公司股份,拥有绝对的控股权,而张国炜则因为“历史问题”,可谓“一无所有”。

  由于几度出走,张国炜在长荣的根基远不如大房势力稳固,而控股权的薄弱则更为致命——

  出走美国前,张国炜将手中的一亿多股长荣股票悉数捐出,直接导致了他在控股权上没有丝毫竞争力。

  事情并未就此终结。2016年3月11日,张国炜亲自驾驶飞机由台北前往新加坡,期间,哥哥们毫无预兆地剪掉了他的翅膀:飞机刚起飞,长荣航空就召开紧急会议,罢免了张国炜董事长的职务,同时一纸文件清洗掉了他的全部心腹重臣。

  更令张国炜愤怒的是,哥哥们还向他传来口令:长荣航空飞行安全部门经过评估,认为张国炜明天不适合开飞机,决定另派其他机师接替张国炜的飞行任务,张国炜将以旅客身份搭机回台。 被“驱逐出门”的同时,张国炜还面临更多麻烦。  被“驱逐出门”的同时,张国炜还面临更多麻烦。

  一位知情人曾告知华商韬略:大房计划乘胜追击,围绕遗嘱做更多文章,其中之一是要求张国炜捐出所有财产。

  张荣发生前一直大力支持慈善事业,连续多年被《福布斯》评为亚洲慈善家。他曾公开宣言只会留一些股票给儿女,名下的主要资产都将捐给社会。

  在遗嘱中,张荣发强调了家族依然要努力贡献慈善事业,但是并没有要求张国炜将其财产捐献给社会。

  但大房却拿着父亲生前的话下令,要求张国炜完成其遗志,捐出除居住物业之外的一切财产。

  “总裁一生做事光明磊落,不捐社会观感不好。”大房的哥哥姐姐们透过发言人公开表示。

  这一道德要求令张国炜进退维谷:财产全部捐出,他将不再拥有复仇的筹码;但如若不捐,对于一贯视金钱如粪土、却格外珍惜羽毛的张国炜而言,无疑将背负上沉重的道德枷锁。

  2016年底,在经历了数月的沉寂后,张国炜宣布成立星宇航空,“王子复仇记”正式上演。

  但不论未来剧情如何,对于张荣发和张国炜而言,事情本不应发展至如此地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

  文学创作里从不缺乏“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桥段,现实生活中也时刻上演着天平两端的抉择。

  取舍之道见仁见智,是非功过也任由评说。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